秦若观_专注姚扬北十四年

头像是@凤云颠 九旭家兔兔小牧之。
牧之牧之真可爱——

长驻此地,详见置顶。

非千粉不开点文

反正提到巍面《旧日约》了就占个tag吧

占tag,这是个随笔,不是文不是文不是文!!看不惯的劳烦跳过我。谢谢您嘞。

突然发现热坑涨粉掉粉尤其快,打热门tag的文,基本上一篇十个粉——当然写得好的人一篇可以涨近百多。而冷门的,或者说基本上没什么人看的,就真的可以说是“写给自己”了。

两周紧张的学习生活暂落帷幕,刚刚上线时,看到有人给《记承天寺夜游》和《三峡》点了小红心,突然挺高兴的,那是我如今lof的开篇文,也算是半年多以前的心血。感激所有愿意喜欢的人。

巍面是很火的坑,涨粉容易,一旦长时间吃不到粮,也就不会在一个写手那儿久留。不知道用“快餐式粉太太”来形容合不合适。我仔细瞧了瞧,这几天掉了快十个粉,应该都是巍面来的。非常感谢你...

【巍面】旧日约(9)

*究竟是什么支撑我写了一万字的流水账?
*虽说这个故事最初只是个为了磨细节的产物。
*然而还是发现这对我没有卵用。
*如果和前文接不上也别管他,等第二大章写完了我慢慢改。8的结尾是我在快睡着的时候随手码的,自己都不敢看。

9,

夜尊觉得自己还活着。

他在一片黑暗中尝试着动了动筋骨,敏锐感受到身上许多本可以爆发的力量封固住了,像生锈的齿轮。他强迫自己拼尽全力,可那种僵硬的感觉却无论如何也没有消失。

这是有缘由的,夜尊想。大概极少有好战的鬼族,在安逸了整整三年——或许是三年半——之后,还能保持原本的力量与狠绝的那股劲。他叹了一口气,到底选择放弃,拉开桌前的椅子坐下。

一室暗色,他并不知道沈巍是...

【盾铁】Out Of Time.(1)

梗概:时间线在臆想的复联四之后,即众人殴打灭霸,复联三里暂时消失的各位一一回归,唯独Steve永远离开了。Tony为了化解悔恨,在Stephen的帮助下去到1945年,并与当时的Steve相识。

本无所谓亏欠,更无从说抱歉。
谁不是千钧责凭一双肩。
                              ...

【巍面】旧日约(8)

*注雷,避谢。
*流水账注意。

8,

沈巍从一场梦中醒来。

刚醒不久的人总会有些昏沉,环顾四周甚至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只朝最亮堂的地方走过去,潜意识里还以为是梦境中数年前的景象,一声“赵云澜”差点跌出口中,身后的人慢慢开口唤了“哥”。

倏忽清醒了,喊另一个人的名字也咽了下去。

他侧耳听,听窗外有没有不停歇的虫鸣。而这时候夜尊也已经坐定了,二人向来不会有太多交流,沉默着,沈巍夹了一筷子菜。

原来的住处赵云澜去过,忘了带糖也忘了带烟。一副难受的不得了的模样,扯着沈巍衣袖。瞧起来倒神似某种家养的宠物鼠,在一栋不大的屋子里翻箱倒柜。

“我这儿没有糖,”那时候也是晚上,夜还不深,却已经过了饭点...

【盾铁】The End

只有说是盾铁读起来才会有盾铁感觉的一个填词。所以说我填词功底不到家。

填词:吴雨霏《吴哥窟》

是冰层下数千丈
尘埃 埋没这一路星光
俯身见谁遗装 竟甘愿跌入迷终
沉默是否皆因回忆千钧重

无从问相悖去向
沉痼 虽不及诀别更痛
任是残语如霜 也仍有心血滚烫
留几封书信念怀不痛不痒

过往不堪研磨将义无反顾代替空洞
隔过悔恨惊惶 算窥见乍破天光
笔锋沉稳持重 将此残生双手奉送
寥落年岁赴一场 重逢

遍身骨血都硬朗
信仰 自认真守到荒唐
一脉相承言诺 无输赢也非囚笼
一战败谁受殊荣又谁平庸

过往不堪研磨将义无反顾代替空洞
隔过悔恨惊惶 算窥见乍破天光
笔锋沉稳持重 将此残生双手奉送
寥落年岁赴一场 重逢

窒息埋没此身...

【令后】往事刃

【宫墙柳,锁春愁,往事难开口。】

她说,忍这个字,可以拆成刃心两半。锋刃压在心上,却还若无其事,这才是忍。

那时候各宫缩减用度,长春宫晚上只点了一盏油灯,摇曳着明灭的光。她在灯下握住自己的手,宣纸上落下簪花小字。

“璎珞啊,”她总喜欢这样喊,“可本宫要教你的是,宽容。”

“退一步海阔天空。总是斤斤计较,活的不会开心的。”

魏璎珞从前以为,这世上只有关乎姐姐一个人的事能叫她失了理智。可是她算错了,后来皇后昏迷不醒,她一夜夜的跑出辛者库去,子时晚星都睡着,她跪坐在皇后身边,絮絮说些近日的琐事。

皇后的手太冰,魏璎珞便自己握着,护着,指望着给对方一点温度,她就可以笑一笑。魏璎珞喜欢看皇后...

一个置顶

你好我是秦若观,清水无刀!相信我!

主职是磨原耽的十八线文手,坑比脑洞多,更文时间你猜。副职历史向同人生产者,以及墙头众多,难以一一概述。

退圈会有说明,回圈随缘更新。简单来说,就是我爱更什么更什么,我爱坑什么坑什么。

目前墙头:

原耽/史向/指环王/冀辽/漫威/朱一龙

历史向主唐宋,白月光退之,其实我写的史向,基本上都是由文言文改编的吧……主推cp:元白,刘柳,范滕等等。

指环王(霍比特人)里钟爱各精,尤其是我王,主要是被宏大的世界观震撼过,然后飞快跳坑。主推cp:密林父子,双王。

冀北对辽东是校园玄幻原耽长篇,心愿是中考前自印出本(什么傻话),但实际上并没有写多少,嗯。主推cp...

【巍面】旧日约(7)

*首先避ooc,任何认为夜尊应该卖萌沈巍应该弟控的朋友就不要点开了。
*每一章都短小,其实六七章才抵得上平常一章。7算是旧日约第一章结尾了。
*同时吃巍澜巍面的朋友再好不过,但只打巍面tag因为巍面才是唯一cp。点击上方关注,随时查看旧日约最新更新↗。
*bgm《无法传递的真心》。

正文↓

7,

秒针在表盘上走过的时候,时间流淌而过的声音有序又无情。树木在黑暗里抽芽生长的时候,时间飞掠而过的声音平静又无情。日头东升西落,月晕而风,有星,无星。时间漫步而过的声音寂寥又无情。

无情。

不是声音无情,是他觉得无情。

夜尊从回忆的深海里浮起,他还站在那儿,沈巍还靠在沙发上,尚未醒来。沈巍的睫羽极...

【巍面】旧日约(6)

*依旧是避雷吧。喜欢ooc文无脑甜饼的勿入。
*喜欢华丽花哨文风的勿入。
*bgm《无法传递的真心》。

6,

“……我再进去……看看他。”沈巍的声音很轻,像是从某座深不见底的深渊里传上来一声叹息。夜尊嗯了一声,看着他走到病房门口,把手放在门把上,背影寥落又决绝,仿佛下了天大的决心,用尽毕生勇气。

吱扭一声门就开了,与这之前许多个日子相似。赵云澜拎着钥匙站在门口,锁孔里咔哒一声响,沈巍刚好也在那一瞬想打开门。或许是五千年前那段相伴路留下的默契,或许是茫茫人海难得的缘分。

极细微的尘埃被带的漂浮起来,又缓缓沉淀。苍生万物自此有了依靠,不再需要镇魂令主与斩魂使竭尽全力。夜尊在心里冷哼一声,他们的...

【巍面】旧日约(5)

*首先避雷,天雷骨科勿入。
*好像这里面有点巍澜。
*虐巍面虐巍澜虐巍巍虐面面。不我是甜文写手。
*点关注不迷路↗
*bgm《无法传递的真心》

正文看下面↓

5,

夜尊后来总会想起那个时候,应当是大战刚刚结束,镇魂令主不知在地府下面受了什么伤——总不会还是自己伤的他吧——总之好不容易被他镇魂令里面一众人晃晃悠悠扶上人间,吐出来一口血,自此竟然就昏迷不醒了。

那会儿沈巍还在数位阎王中间缄默以待,难得地府遭此重创,牛头马面也不高兴,纷纷闹着要提前领年终奖。年终奖是什么玩意?旁边又窜出来一个判官,连声抱怨怎么在镇魂令里谋事的都有年终奖拿,地府五千年却还见不着影子。

若放在平常,阎王们一商量,拿出个...

123